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反骗讯息 > 云南威信发改局副局长曾定勇滥用职权签批水电站

云南威信发改局副局长曾定勇滥用职权签批水电站

时间:2018-11-17 16:17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云南威信发改局副局长曾定勇滥用职权签批水电站
  发帖人:牟延均 身份证:532130196607292115 身份证:电话:13466208188

  


  威信丰岩电站视频

  十年前,威信县发展计划局(现发展改革局)下发文件许可威信县丰岩电站扩建,然而丰岩电站的扩建工程却是在十年后违背此批复的扩建内容占用河道1.3公里进行,十年前的扩建批文全部失效,但丰岩电站在威信县发展改革局有人,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威信县发展改革局有无权利在2016年给丰岩电站的扩建予以批复和备案呢?
  国务院和云南省的相关文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是,身为威信县发改局副局长的曾定勇胆大包天滥用职权,当起了黑电站违法扩建的保护伞。

  威信县发展改革局曾定勇副局长为何给违建电站擅自批复 

  从2015年10月开始,威信县三桃乡丰岩电站在未经威信县相关部门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对丰岩电站进行改扩建。
  丰岩电站私自改变退水位置用直径1.2米的钢管沿河道内往下游铺设1.3公里,打着扩建其实属于新建电站的旗号,把水从原电站机房储水池引入管道至下游1.3公里的地方新建机房发电,导致河道断流1.3公里,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同时造成位于下游中途的青龙埂电站无水发电停止运营,造成上百万元的损失。
  2015年11月,青龙埂电站向三桃乡政府、威信县发展改革局和水务局分别递交了侵权报告,之后也向也向昭通市发展改革委员会递交了举报。
  在此期间,三桃乡政府和威信县水务局多次下达停建通知书给丰岩电站叫其停建和拆除,2016年1月10日昭通市水利局也做出行政复议决定书,明确丰岩电站属于非法建设,法定时效期内丰岩电站并没有向法院提起上诉,自然默认自己的非法行为,但依旧阻止不了丰岩电站的违建,最终在2016年5月29日建设完毕发电运营。
  丰岩电站于2004年取得改扩建项目的备案,因十余年未动工,显然原批准的文号已经失效。威信县水务局和昭通市水利局曾先后作出认定:丰岩电站的改扩建项目属于非法项目、属于未批先建设。
  2016年7月29日,不知威信丰岩电力有限公司通过什么途径采取什么手段,从威信县发改局分管副局长曾定勇手中得到“威发改复〔2016〕148号”批复。

  县级发展改革局无权核准和备案小水电建设项目

  昭通市发展改革委员会在审理中查明:威信县丰岩电站始建于1986年。2004年10月26日,威信县发展计划局作出了19号批复, 同意将丰岩电站由现有装机150千瓦扩建到1000千瓦,沟渠延伸1300米,取水点的批准地点不得改变,扩建竣工时间2005年6月30日前。 
  扩建竣工的时间是2005年6月30日前,可是,十年之后,在威信县发展改革局副局长曾定勇的操作下,再次下发了违背国务院和云南省政府相关文件规定的148号文件。
  威信县发展改革局副局长曾定勇的主导下的批复是合法还是非法呢?
  昭通市发展改革委员会认为,根据云南省相关文件规定,水电站投资项目属政府核准项目,而非备案项目,由州、市人民政府投资主管部门核准。
  “威信县发展改革局无权对威信丰岩电站投资项目进行核准,也不能依据云南省政府2004年的224号文件中的规定对威信丰岩水电站技改项目进行备案。
  同时,根据2016年7月6日云南省政府下发的文件规定,原则上不再开发建设25万千瓦以下的中小水电站,已建成的中小水电站不再扩容,威信县发展改革局对25万千瓦以下的威信丰岩电站进行备案批复明显不当。 ”
  国务院规定:取水申请批准后3年内,取水工程或者设施未开工建设,或者需由国家审批、核准的建设项目未取得国家审批、核准的,取水申请批准文件自行失效。

  副局长曾定勇滥用职权的背后必有腐败

  云南省政府规定,已经核准但2年内尚未开工建设的中小水电站,原项目核准文件自动失效,国土资源、环境保护等行政许可文件时效严格按照有关规定执行。未经核准(审批)违法违规开工建设的中小水电站,应依法依规严肃查处,严禁违规建设的电站并网运行。至今是谁在撑当保护伞让非法的丰岩电站运营至今,无视国务院和云南省政府的文件是一张白纸。
  丰岩电站于2004年取得改扩建项目的备案,因十余年未动工,显然原批准的文号已经失效。威信县水务局、昭通市水利局曾先后作出认定:丰岩电站的改扩建项目属于非法项目、属于未批先建设。
  在国务院和云南省政府的“约法三章”面前,身为威信县发展改革局副局长的曾定勇胆大包天,无视运营中的青龙埂电站会面临无水停止运营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纵容威信丰岩电站铺设长1.3公里、高1.5米的庞然大物混凝土墩固定钢管在河道里面,留下严重的安全隐患。
  2018年8月14日,昭通市发展改革委员会下发了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书的复议决定如此定格。
  “威信县发展改革局于2016年7月29日作出的关于丰岩水电站技改备案的批复违反了云南省政府的相关规定,行政行为缺乏法律依据、明显不当,决定撤销威信县发展改革局作出的关于丰岩水电站技改备案的批复。”
  曾定勇身为主管水电开发方面的副局长,他不可能不知道国务院和云南省政府的相关规定,不可能不知道十年前核准的项目在十年后开工是失效的,不可能不知道县级发展改革局无权对水电开发作出批复和备案。
  可是,仅仅只是副局长的曾定勇竟然绕开国务院和云南省的红头文件,为威信丰岩电站的违法建设进行“批复”和“备案”,威信县纪委对其进行调查时,心里有鬼又担心被绳之以法的曾定勇的回答是:我签发的文件并不是行政许可批复,而是对威信丰岩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电站投资备案的批复”。
  不管威信县发展改革局副局长曾定勇如何狡辩,正是其越权作出违法批复才导致了一个违法电站的建成。现在面临的严重后果是,昭通市发展改革委员会已经下文撤销了曾定勇主导的违法批复,丰岩电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黑电站。
  曾定勇用红头文件为黑电站洗白,无利不起早,敢于越权行政滥用职权的曾定勇和违法电站的老板有什么深度勾结,到了昭通和威信县监委重拳出击的时候了。嘀嗒团(didatua.com)